评论

媒体:“急救医生荒”问题究竟如何破解

招不来、留不住的急救医生荒问题其实早已不算新鲜,也几乎在全国各地都会不同程度地存在。而且,尽管各地政府及有关部门近年来已经做出了不小的努力,试图破解这一难题,但收效却似乎并不十分明显。原因到底何在呢?笔者以为,问题应该出在没有找准“病根”上。

2018年3月14日

自由执业的困境:缺乏体现医生价值的市场

无论是从医改的目标还是医疗服务市场的发展大势来看,自由执业是未来医生服务形态发展的大趋势。自由执业不仅有助于人才的正常流动,也有助于医疗服务市场的发展,改变扭曲的市场结构,推动整个医疗体系的正常化。

2018年2月28日

中成药说明书不能“说而不明”

许多中成药说明书存在的信息不规范、不完整的问题,给患者和医师造成困惑。为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日前发布《中成药规格表述技术指导原则》,对中成药说明书作出规范。

2018年2月8日

道德标签把患者推向了骗子怀抱

近日,随着内蒙古自治区达拉特旗人民法院的宣判,一个“远程诊病”团伙浮出水面。这个团伙成员超百人,紧盯男科病、妇科疾病患者的“难言之隐”,在全国进行“远程诊病”实施诈骗。仅有据可查的受害人就近9000人,涉案金额逾1000万元。

2018年2月8日

杜绝悲剧再发生是最好的送别

前不久,安徽省六安市一位医生猝死,年仅31岁。猝死的地点是医院值班室。这位医生名叫方培虎。他有着和绝大多数医生类似的经历:连轴转,又忙又累,积劳成疾……事情发生后,当地卫生计生委发文,号召医生向方培虎同志学习。这件事引发网友的讨论,不少医生表示,还是更想好好地活着。

2018年2月8日

立法保障儿童用药不能再拖

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显示,因用药不当,我国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耳聋,约有7000名儿童死亡。李甦雁等31名全国人大代表此前提出关于加快儿童用药立法、保障儿童健康的议案。记者近日获悉,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已建议国务院相关部门加快立法进程,积极研究吸纳人大代表所提意见和建议。

2018年2月8日

药物走下神坛 谁为行业公信力负责?

最近,“神药”频频出现,从“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莎普爱思”到“一年狂卖40亿的神药匹多莫德”,再到“抗流感神药奥司他韦该走下神坛了”……

2018年2月6日

自证疗效后“神药”就安全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神药表面看似风光,实则暗流涌动。这一次,又有神药摊上事了。面对业界的质疑,神药要站出来证明清白了吗?

2018年2月6日

AD礼来武田均失利 克隆猴的出现能将这一冻局破开吗?

昨天,可爱的克隆猴中中和华华在出生数周后首次亮相便惊艳了世界。顶级生物杂志Cell的封面文章,各大媒体不吝笔墨的头条,就连与科技八竿子打不上的媒体都在兴奋的介绍着克隆猴的相关技术,我们就不难感受到,在生命科学前沿日益重要的中国科学家所带来的这一突破,是多么的引人瞩目。

2018年1月26日

伤医女教师申请职称再被扒 一辈子都不得翻身吗?

两年前,缪某在就医时与医生发生矛盾,把对方打成“鼻梁骨折、尿失禁”。公安机关调查后认定“双方均有伤势,都属轻微伤”,最终缪某赔偿被打医生,主动上门道歉,达成了和解。

2018年1月17日

儿科看病难短期内难以解决

近期,由于流感肆虐,儿童上呼吸道疾病患病人数出现井喷。据报道,上海新华医院儿科门急诊候诊时间达6小时左右,如果需要输液则还需5至6小时。儿科爆满的紧张情况在全国均有发生,对此卫生主管部门甚至发出了“儿科不得关门停诊”的指示。可据媒体报道,面对数量众多患者,天津“海河医院”仅有的三名儿科医生因超负荷工作均已病倒,医院儿科不得不停诊。

2018年1月15日

中国公立医院床位大扩张时代要结束?

“中国每千人病房床位数已经将近欧美等发达国家的2倍。”近日,中国社科院朱恒鹏教授的一篇题目叫《中国过度医疗的根源与破解》的文章引起了业界的普遍关注。在一个医疗讨论群里,美国一位儿科教授对此评论道。

2018年1月11日

未来基因疗法真的能够有效清除HIV吗?

近日,一项发表在国际杂志PLoS Pathogen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基因疗法或许有望清除HIV感染患者机体中的病毒,文章中研究人员对猴子进行研究,他们研究的核心是围绕着使用嵌合抗原受体(CAR)基因,研究者发现,利用工程化的细胞就能有效摧毁HIV感染的细胞。

2018年1月10日

信用就医模式令人期待

2017年12月29日,广东省医院协会联合支付宝等,发布了信用就医产品。至此,广东省已有12家医院支持信用就医服务,后续还有数十家医院正在筹备中。个人信用较高者,看病过程中不再需要排队付钱,还能获得临时“医药费”,预计市民看病的时间将节约60%以上。

2018年1月4日

上班玩直播,该反思的不止护士

护士上班时间的工作状态,关系到医院的形象和服务质量,医院必须严格管理。如果医院日常管理不严,类似上班玩直播的现象就难以禁绝。因此,医院要按照严格的工作制度规范,对上班玩直播等违规行为及时制止,并给予严厉处罚,才能从根本上遏制此类现象再次发生。

2018年1月4日

人民时评:当医药代表告别“药品回扣”

近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医药代表登记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医药代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医药代表未经备案不得在医疗机构内部开展学术推广等相关活动。现实中,人们一提到医药代表,往往会联想到药品回扣。对这个贴上灰色标签的职业来说,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可谓顺应期待,将助推医药代表回归职业本位。

2018年1月3日

应从根子上治理医院“突击控费”

医院年底突击控费主要是因为医保部门对医院进行了年度总额控制,这样可以规避或减少自行承担费用的风险。尽管这种方式不合理,但在医保付费制度尚不完善的情况下,也属迫不得已,如果不进行总额控制,再厚的家底也可能被掏空。

2017年12月29日

反思“天价账单”要看共性问题

近日湖南省湘潭市中心医院“天价账单内幕”引发社会关注。距离“天价账单”曝光已经10个月了,此事不仅未平息,反而引发社会更广泛的关注,这或许与账单的部分内容十分荒唐有关。“小换药一天换了50次”“80天内有1100次冰敷记录”“纱布一天就用了84包”等,这些极不符合常识的收费若缺乏详细的解释,仅笼统地概括为违规收费,恐难让人心服。

2017年12月29日

“强制捐款”医院别一错再错

“我怼的不是捐款有错,我怼的是方式方法不对!”面对单位发出的精准扶贫“慈善一日捐”要求,刘娅选择不再沉默。12月19日,她通过微博将单位的捐款要求公布于众。她因此被要求写检讨。(12月21日封面新闻)

2017年12月29日

整治医疗耗材警惕谣言捣乱

这起事件近来闹得沸沸扬扬,让人满头雾水。但假如能够看到事件背后的两个重要背景,或可拨开迷雾看清真相。一个背景是,我国公立医院刚刚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医院不能再靠药品赚钱,注意力于是转移到耗材上,耗材乱象更加凸显。第二个背景是,正是出于上述原因,今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改委等9部门联合印发《医用耗材专项整治活动方案》,要求整治耗材乱象要“下重手、出重拳、动真格”,不仅贵州省,其他各地都会根据方案采取行动。

2017年12月29日

媒体评年底医保控费:没钱了还是缺监管 干吗为难患者

一则落款为四川省某医院11月中旬的通知,列出了限用的耗材,包括“止血材料(仅保留价格最低的两种)”“精密输液器(仅允许肿瘤内科、中医科使用)”等;贵州某三甲医院,烧伤科只允许使用两种最便宜的敷料,能不用的耗材统统不用;而广东12月也下发了新的通知,要加大对过度使用医用耗材的查处力度。

2017年12月28日

人民日报:医疗控费不能搞突击

一项政策在执行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遇到问题、引发公众质疑,政策制定和主管部门不能缄默,理应积极回应、解疑释惑。医疗控费政策之所以牵动公众神经,因为它关乎每个人的生命和健康。

2017年12月26日

媒体评医院“年底控费”:早干嘛去了呢?

年末将至,不少自媒体账号发布的关于“多地医院年底严控医疗费、停用部分耗材”的帖文在多个网络平台传播,引发网民和医务工作者的关注。有网民认为此举源于今年底的“突击政策”,还有网民认为控费是因为“医保基金见底”。事实上,所谓“年底突击控费”并不是全国医院层面的普遍现象。(12月24日《人民日报》)

2017年12月26日

涉医广告应设第三方监督制

12月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发《总局关于莎普爱思滴眼液有关事宜的通知》,督促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3年内将评价结果上报有关部门。通知还明确要求,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证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证的文字内容。

2017年12月18日

“控费”初心是好 但不能单拿药品开刀

步长制药股价下挫中信证券随着医保支付改革进入实质性阶段,控费已纳入公立医院年度考核目标,医疗费用年增幅不超过10%是其硬性标准,其中药占比30%、耗占比20%也成为高压红线。

2017年12月15日

被叫成“药耗子” 医药销售冤不冤?

· 如果你选择充实自己的能力价值,能够帮医生合法地赚钱或者提高效率,那你反而更容易在一堆“药耗子”中脱颖而出。

2017年12月15日

线上号贩子亟须合力整治

号贩子转战线上可谓是“与时俱进”。各大医院推出网上预约挂号,目的是为了纾解挂号难,也是为了挤压号贩子生存的空间。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传统的号贩子还没有“赶尽杀绝”,搭上“互联网+”的号贩子又开始“兴风作浪”。难道,号贩子就这么难打击?难道一号难求就真的无药可解?

2017年12月13日

“10块钱医生”看点不在小处方

“10块钱医生”是周边群众给村医吴华起的绰号。这个绰号源于吴华每次给群众看病,其处方划价都基本控制在10元钱左右。但透过吴医生行医40载的所作所为,人们不能不感佩其用坚实脚步和医者仁心,无限拉近着医生与患者之间距离的高尚医德。“10块钱医生”的背后,更有着把患者当亲人、把行医当责任、视医者为荣光的服务意识和奉献精神。

2017年12月13日

让“石膏医生”好好休息

“感动,医生拄着拐杖来做手术!”11月25日,鄞州二院麻醉师李平发的一条微信让大家感动:为了给高危产妇做剖宫产手术,医院产科主任生启芳拖着打着石膏的病腿上了手术台,并成功完成了手术,母子平安。(11月26日《宁波晚报》)

2017年11月30日

把救护车变公务车就该罚

近日,网上一篇“岐山县枣林卫生院院长将救护车开回家”的文章引起网友广泛关注。11月27日,陕西省岐山县卫生计生局称,该院院长没有将车开回家,而是开到局里办公。救护车虽然没有变成院长的私家车,但却变成院长的“公务车”,救护车被挪用“行政办公”难道就可以吗?

2017年11月30日

hr@yaochenwd.com.cn
010-59444760